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学生天地 > 学生天地
莫惜朝露待日晞
2018-03-15 15:52


    “人生若尘露,天道邈悠悠”是阮籍的高吟喟叹;“两鬓白,谁人怜;莫等皑头空自悔,单枕孤眠布衾寒。”是君未归的忧暮情殇;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是一代枭雄的酾酒豪迈。对先贤伟人的诗歌,我一向是满心推崇、欢喜备至。古人对苍天发出的种种诘问,探索回答——古老而永恒经典的话题,皆不禁使我胸藏万千感慨。
    时间如梭,往事如歌;光阴的齿轮永不停歇,眨眼一世转瞬一生,它将一切记录在卷,让我们睁睁看着一代代人,就这样诞生,然后死去。时间翻转千载,世间轮轮回回,我们亦难逃此噩运,正是天道有常,生死有命。此时我们方十八、二十许年华,身处校园长在青葱,成立之年当是成家立业之基始。我们急了,且甚急;万丈高楼平地起,所有成功俱在于坚实的基底。然而此刻的我们看不到高楼,望不见希望之光,也观不得未来是何种模样——天地灰白,急又怎地好好把握现在,不灰心稳固每一寸基石。

    回首十几载年华,我们置于衣足食丰的环境,笑喜同窗,悲苦偕行。高考来临,在亢奋厉声的口号中,我们收获了忧愁与欢乐。此时的我们正一直脚步入社会,一只脚还止于大学校园,相信很多人觉着不稳当,后一只脚很有可能让人跌倒外地,使其一蹶不振。高考的狂风浪涛远未停息,思想“熟虑远瞩”的同年们,就已为将来的蓝图计划惶惶不已、终日难安。名落孙山,收获忧愁的学子,更是一度阴郁闷心,甚至有弃学逃课的心理。对一切都满不在乎漠不关心,老感人生平常,总不过如此。思想的浪潮一波未停又再生迭宕,涟漪波澜难已平复。
    人历经起落而忧患得失,一段时间难免心境失衡,不在状态。对,时间过得好快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皆匆匆荏苒,如白驹过隙;这几乎是同一时期,所有大学生的感慨;而后,我们应惜时如命,一寸光阴一寸金。我认为前者“熟虑远瞩”的同学是惊弓之鸟,操心过早;后者名落孙山的同学是自暴自弃,妄自菲薄。十八岁、二十许的年华,无可否认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岁,也是最有活力青春的时期。这时我们最担心的是什么?是事业?是未来?都不是,而是我们的年轮在一圈圈的增长,但却一无所有、一无所成、一无是处!“
    此生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生”是啊,人一生能有几个一生?我有时内心常常自艾——“一晃眼,不会一辈子就过去了吧!”,然而,时间竟真是如此之快吗?非也,大非其然也。事物发展是客观现实物质的,而我们所感所思所想尽多是唯心,它并不会因何而变。既然如此,那我们何必惶惶然不知所措?想着想着,还没来得及年轻一下就苍老。既然如此,大可静下心来,安安稳稳过好在校园每一天的生活,放下悬于高崖上的心,将思想焦注于眼前,不断充实发展自己。十九、二十岁有梦、有理想是好事,但不可能领着一张大学录取书,然后去质问校长老师,我将来何职业,成就如何。学校虽小,五脏俱全,尽可让你大展拳脚。但切勿萌生一步登天,万事无难关的错觉——“欲速则不达”、“大意失荆州”的史例明理,还反反复复充斥脑际。
    荀子言:“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,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”。咱不论以往从前,享受慢节奏生活的粹灌,滴水穿石,一步一个脚印,厚积薄发也能大器晚成。岂不闻苏洵二十七岁发愤,陈子昂年十八未知书,吕蒙士别三日刮目相待。

    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人的一生如蜉蝣、粟粒,葛然回首,仍似未经临一般短暂。人生何憾?此刻我仿佛看见,闻天祥于金牢毅然自尽。凄戚颓然!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”李白的诗倏忽我耳畔,响彻了千古。

(2017心理征文优秀奖)

Copyrigh 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江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
地址:江西南昌 新溪桥
ICP备案: 赣ICP备05002844